丨如日方升幅地图引发的喜剧,晚清大臣洪钧

大家都知道中国古代选拔人才的方式是科举制度。需要考试的主要是一些诗词歌赋,根本不会去想到一些西方在研究的东西,比如地理,经度纬度等。而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个东西,一位大臣就差点让中国在领土上吃了亏。

在《人类简史》一书中,有这样一个观点,即对“八卦”的热衷,是人类发展和进步的源动力。早在远古时期,对八卦新闻的痴迷和喜爱,已经深深植根在我们祖先的骨髓里,并一直流传至今。

优盈娱乐,在晚清朝廷有一个派往德国的大臣叫做洪钧。他曾经高中状元郎,可谓是才高八斗了,等于是当时的教授级别了,就这样的级别什么都不在话下,就是地理把他难倒了。

人类的窥私欲,自古以来就是天性。直到今天,我们也不难发现,人类群体对天下兴亡、国计民生的关注,远远比不上明星八卦和花边新闻。也正因此,许多曾经功绩卓著的历史人物,在盖棺十年后,就逐渐被人遗忘。反而是一些八卦花边,能够口口相传,流传青史,经久不衰。

有一次,洪钧在德国工作的时候,被派到俄国去考察工作,洪钧一到俄国,有一个人给他看了一副地图,这地图上绘制着大山,长河,房屋,沟壑,简直是一应俱全,在古代落后的中国,哪里会有这么生动详细的地图呢,洪钧一看这地图,一时间既高兴又激动,这简直就是宝物啊。

清末的外交官洪钧,就是这样一位被花边新闻盖过了平生功绩的人物。洪钧是江苏吴县人,在同治七年(1868年)中一甲一名进士,就是俗称的高中状元。他历任学政、侍读、内阁学士,后成为一名外交官,官至兵部左侍郎,在学术、外交、仕途上均有不凡成就。

洪钧二话不说,立刻花了好多钱向那人买下了这个宝贵的中俄边界的地图,回到德国以后,又立刻派人把地图上看不懂的地方都翻译出来,然后交给总理衙门。这个总理衙门就是一个专门用来处理中国和外国事情的地方,有点像现在中国的外交部那种。

但是大多数后人记得的,却是洪钧在差不多50岁之时,娶了个14岁的小妾。洪钧死后,这个小妾流落风尘,后来成为了名噪一时的爱国名妓“赛金花”。

总理衙门的人一看,哎呀,当时就激动万分啊,这张地图上清清楚楚的显示出了中俄边界的地理环境,这些都是从前他们怎么也弄不明白的啊,这真是太好了,赶紧找人印刷了一份汉语的,那张地图就这样成为了当时的清朝政府的官方依据,占了政府中很重要的位置。

赛金花的“状元夫人”这一特殊身份,已经十分引人注目。她在庚子年间献身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保护北京人民的故事,也借助媒体的大力宣传,红遍大江南北。

但让洪钧他们一行人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的是俄国人在地图的经纬度上做了手脚,把一块属于中国的领土悄悄的划分到了俄国的境内,中国人哪里知道什么经度纬度的,所以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察觉。毕竟学过地理的大家都知道,不论是经度纬度,在地图上只要有一丁点的误差,现实的土地上就能差个十万八千里了。如果不是当时的一个英国人疑惑的说出了这个事情,估计现在中国人还是蒙在鼓里呢。事情是这样的:

从此以后,洪钧再次被人提起,已经不是“外交官”、“状元郎”,而是被称为名妓的前夫,作为了介绍赛金花传奇故事的背景板。

有一天,一个英国的使臣急急忙忙的跑到总理衙门,问道:“为什么你们无缘无故的给了俄国那么大一片土地呢?”中国的大臣很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就回答没有这样的事情,这个时候英国的使臣才给他们指出地图上显示出来俄国多画过去的那片地方……相信这个时候,大家和小编一样好奇了,为什么英国人要这么好心的告诉我们的人这地有问题呢?毕竟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会得到一块地方。

在这里,我们且把“名妓前夫”这一标签撕去,来谈谈这背后作为状元外交官的洪钧。

帕米尔以南是属于印度的地方,而印度恰恰又是英国的控制范围,如果俄国把那片地方占为己有的话,那就证明英国和俄国直接面对面了。原来的时候有中国在,如果打起来还能缓一下,如果归俄国了,就没有缓的余地了。

在科举的坎坷道路上,能够通过三年一度的会试入围贡士,已经是万里挑一。而洪钧还能在殿试中击败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学子,一举拔得头筹,更是难上加难。

后来中国人向俄国人讨个说法,俄国人把洪钧的地图拿出来对照说并没有诬赖中国的土地,无奈之下,中国人也只好哑巴吃黄连了。后来中国的土地被莫名其妙的拿去了这么多,大臣们都愤怒,都纷纷写了奏折给皇上,说是因为洪钧中国的领土受到了重大的损失,但洪钧也是一头雾水啊,毕竟他也没有学过地理,也不懂什么是经度纬度,只好心里暗自悲哀,想他一世状元郎,到最后竟然连个文盲都不如了,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在金榜题名的二十年后,光绪十三年(1887年),洪钧以知命之年,受命为出使俄德奥比四国大臣,走上了外交官的道路。

这件事就说明了,学好地理有多么的重要,不仅仅是对于自己,更对于国家来说。

在西方国家用坚船利炮轰开大清闭关锁国的大门后,外交逐渐成为了一门显学。但中国仍有许多自诩传统卫道士的官员,对办理外交的人员肆意诋毁。如晚清外交家郭嵩焘,就曾因出使英国被同僚诬蔑为汉奸走狗。

虽然后来这种风气有所改善,但洪钧以二品大员的身份接受外交官的任命,说明其见识与魄力,亦颇为不凡。

在历访欧洲期间,洪钧留心考察各国政教民俗,同时敏锐地洞察到欧洲各国间因利益冲突,都在厉兵秣马跃跃欲试,随时都会擦枪走火。因而洪钧大胆预言,十年之内,欧洲必有大战发生。

后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时间,比洪钧的预言晚了二十年,但在当时对外国事务两眼一抹黑的清朝政坛上,洪钧有如此先见之明,不得不可谓是一位先知型的人物。

除了在外交事务上得心应手,洪钧还精通经史,尤其是在西北舆地学和元史领域成就颇高。他常借游历外国的机会,收集国外的历史资料来对《元史·地理志》进行补注,来帮助清政府总理衙门了解西北疆域的历史变迁情况,作为日后产生边界纠纷时,与他国进行谈判的资本。

洪钧有西北史地学方面的兴趣特长,能够以学习促进业务,又以业务带动助学习,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他这一嗜好,却被有心人所利用,引发了晚清外交史上一次不小的风波,也让洪钧因此抱憾终身。

故事的背景,是晚清以来,特别是19世纪70年代之后,英国和俄国为在印度和中亚地区扩张势力,二者均对我疆藏地区虎视眈眈。

光绪十年(1884年),中俄签订《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俄国强行占领喀什噶尔西北部大片领土,幅员达七万多平方公里。中国保留下来的帕米尔地区,也被清政府视为“瓯脱”,成为两国之间的争议地带。

光绪十八年(1892年),俄国为了进一步向帕米尔地区扩张版图,便私造了一张地图,将争议地区全部划入俄国境内。洪钧适逢出使俄国,不知其中有诈,便重金买下这幅地图,翻译为《中俄交界图》,并呈给大清总理衙门。

俄国人见洪钧中计,偷偷派兵南下,占据帕米尔高原。直到英国公使拿着这份《中俄交界图》来质问总理衙门,为何擅自割地给俄国,洪钧方如梦初醒,意识到中了俄人的圈套。

俄国以大清“官方发布”《中俄交界图》为借口,狡辩清政府已经承认帕米尔为俄国领土,因此拒绝退兵。而大清彼时国力衰弱,对帕米尔地区确实鞭长莫及,两国一度陷入纠纷。

中俄此次边境冲突,是因为洪钧本人的疏忽,校勘地图不仔细所引发的。大理寺少卿延茂“痛劾其贻误状”,朝臣们纷纷把矛头对准洪钧,弹劾他误国误民。

尽管洪钧和总理衙门极力申辩,称“(译图)本以备考核,非以为左证,且非专为中俄交涉而设”,也提出种种善后之策,“俟俄退兵,可与议界,当更与疆臣合力经营,争得一分即获一分之益。”但在遍地毁谤之下,洪钧还是因此受到了处分和责罚。

俄国如此明目张胆的非法侵占,损害到了英国的利益。迫于英国的压力,俄国选择和解,绕过清政府私自与英国签订合约,将南部的瓦罕帕米尔割让给英国,俄国占有北部。在这之后,俄国又出兵萨雷阔勒岭以西,夺取了中国两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

其实当时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都明白,英俄两国蚕食我国西北,已是蓄谋已久,同时也是大清军队不堪一战的必然结果,其罪并不在一张地图,因此并未过多追究洪钧的责任。但洪钧却因事由己出,愧恨交加,不久后便病重去世了。这才有了后来洪钧小妾在扶丈夫棺柩回老家途中逃跑,化身名妓赛金花的故事。

此次帕米尔争界事件,已经不是清政府在外交上吃的第一次亏。这张误译的地图,虽然不是造成此次外交失败的主要原因,但也给清政府上了代价沉重的一课。外交如战场,外交官员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须字斟句酌,慎之又慎。一个微小的失误,所造成的后果,或许就是以万里计国土的沦丧。

本文由优盈娱乐发布于历史 / 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丨如日方升幅地图引发的喜剧,晚清大臣洪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