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犷人匈奴最后未有在了何地

后有突厥:野蛮人匈奴最后消失在了哪里?- v* b3 B, ~; o2 x$ AA1 h8 K& h7 P6 V* L匈奴的英文名是hun,也是破坏者和野蛮人的代名词,从中可以看出欧洲人对匈奴的恐怖记忆。公元1世纪,在东方已成为“丧家之犬”的北匈奴,逐渐向西逃亡,最后深入到欧洲腹地,不仅找回了昔日的荣耀,还引发了欧洲社会的大变动,从而改变了欧洲历史。& N. {7 _$ V0 g* d! T+ q# F& D4 Z#优盈娱乐, R( i1 p& p3 G北匈奴退出蒙古高原/ {' F1 [4 ^; e# S3 K- c* r% i0 mR9 H# H" v4 |4 R3 y汉武帝对匈奴的猛烈反击,大伤了匈奴的元气。到西汉晚期,匈奴发生了分裂,呼韩邪单于率部归顺汉朝,而流窜到中亚与汉朝为敌的郅支单于也被汉将陈汤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为理由消灭掉了,汉匈关系从此走向和解。! k: [8 W6 r* v7 g) F+ w4 R* I4 H- C9 r" `东汉初年,在匈奴贵族中反汉的势力重新抬头,导致匈奴再次分裂,南匈奴归顺汉朝,而北匈奴则坚持与汉为敌,经常发动对南匈奴和汉人的掠夺。/ @$ c; k) f2 t8 t$ [0 i7 ~/ j2 RW6 y: i* M: [4 O1 c! L% E( H1 s0 }5 Z% E/ ?; y7 R' l+ r而当时东汉刚刚建立,国力还属于恢复期,因此,直到汉明帝时,才发动了对北匈奴的反击战。公元73年,汉军四路出击北匈奴,窦固、耿忠的汉军一直追击到天山一带,并夺取了伊吾。( g' n1 k# ~8 E7 F1 i. L/ z& U+ K! i$ F$ p+ A: r% u% A" Z' w: v. { B1 ]3 h' w: D+ x* E5 L汉和帝时,又发动了针对北匈奴的反击战,公元89年,窦宪、耿秉率领汉军大败北匈奴,一直追击到燕然山。公元91年,汉军再次出击北匈奴,在金微山大败北单于,北单于只得向西逃窜。6 N$ y6 W8 Z" * L) Y( H6 P/ U3 ?6 ~: W, ]3 `至此,东汉对北匈奴的战争取得了全面胜利,而与汉为敌的北匈奴,则受到汉与南匈奴的合击,已无法在漠北蒙古高原立足,只得退出蒙古高原向西逃窜。! P$ q/ H8 y, s+ S- Z5 D9 p! N" d" ve# k% ; _9 f. Q4 @2 k: o北匈奴西迁的第一站:伊犁河流域* o: G, p, o: m: f) Br0 t. c6 G& u) k3 b$ m与其说是西迁,还不如西逃贴切一些。在公元91年北单于战败后,率残部西逃至伊犁河流域的乌孙国,在其立足后,仍然出没于天山南北,实施掠夺。公元119年,北匈奴攻陷了伊吾,杀死了汉将索班。8 H4 W2 ?: ~4 z0 t* Y7 Q; Z! ^( ^1 {- N* U% x6 B$ o+ o为了对付西域的北匈奴,东汉朝廷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屯兵柳中,班勇于公元124年、126年两次击败北匈奴,西域的局势开始稳定。) q0 s/ i1 ~; - X2 t5 Z* ' G4 m9 @$ O$ q在班勇离职后,北匈奴势力又重新抬头,汉将斐岑于137年率军击毙北匈奴呼衍王于巴里坤,公元151年,汉将司马达率汉军出击蒲类海,击败北匈奴新的呼衍王,呼衍王率北匈奴又向西撤退,拉开了第二次西逃的序幕。" Z% W6 ~/ ^' X' I$ B# K& S/ A! r1 y( m北匈奴西迁的第二站:锡尔河流域' Y) U, I, K1 ?7 R- i$ k1 w: 3 l4 C8 s* F/ c/ e$ _. _7 E) G$ A5 y/ l( Z; s$ f8 t0 y! u2 {! q( z锡尔河是中亚的内陆河,流经今天的乌兹别克、哈萨克等国,注入咸海。在汉时,这里是康居国。北匈奴在西域遭到汉朝的反击,已无法立足,大约在160年左右,北匈奴的一部分又开始了西迁,来到了锡尔河流域的康居国。至于北匈奴人在康居的活动,因为缺乏史料记载,就不得而知了。+ S$ G4 K& [: i5 P+ R& m7 c" Y" N7 {( ~: j+ H, @) v* F; T/ c) Q* s( H/ Z( {( j3 e6 T$ @5 W* H: A8 j北匈奴西迁的第四站:顿河以西、多瑙河以东& K& X, U% O, t$ w6 L* a5 y2 W1 ^/ {* D. [2 P4 r$ G( F凭借着在阿兰国的休整和补给,北匈奴彻底恢复了元气,掠夺、贪婪的本性让他们对顿河以西的草原垂涎不已。公元374年,匈奴在大单于巴兰姆伯尔的率领下,渡过了顿河,向东哥特人发动了进攻,东哥特人哪里是匈奴人的对手,经过奋战,依然惨败,一部分东哥特人只得向西逃窜,逃到了西哥特人那里,匈奴尾随其后,追击到西哥特人居住地。/ W0 m3 m9 P1 `$ X4 t. v4 N+ N7 ]- ^7 N$ @- W9 D- c2 q; F西哥特人在德涅斯特河(流经今天的乌克兰和摩尔多瓦)摆下军阵,准备迎击匈奴,而匈奴人则趁夜晚偷偷从德涅斯特河上游渡河,然后抄袭西哥特人军阵背后,西哥特人惨败,只得向西逃窜至多瑙河。8 G# L' _: ~/ [& Q7 m, q5 f6 V: F7 F( a$ v: b1 PE$ 后经罗马帝国皇帝的批准,东、西哥特人得以渡过多瑙河,进入到罗马帝国避难。此后,由于罗马帝国对哥特人残酷的压榨,逼迫哥特人又起兵反叛,公元378年,罗马帝国皇帝瓦连斯亲征哥特人,结果被哥特人杀死,帝国遭受到沉重打击。而此时的匈奴,由于占据了南俄罗斯大草原,暂时稳定了下来。7 ]/ ~) O- _, s* }3 o4 r# p, q^4 F: }: Q0 }& Y; y. s7 ^" M, b% z- n' b: J' 8 S8 / F. [# J* I; K6 g占据南俄罗斯草原后,匈奴人的活动9 i$ A4 t& x5 G9 @. s& x" H0 d7 D1 c) U]( G! C4 P( y1 h3 R3 j6 K' sH, H( x( T$ C0 I% J在打败哥特人,占据南俄罗斯草原后,匈奴人得以休整,人口开始急剧增加,同时,小部分的匈奴骑兵仍然在骚扰临国:一股匈奴骑兵渡过了多瑙河,与哥特人一起骚扰罗马帝国;另一股匈奴人,于公元384年进攻美索不达米亚,攻占了爱德沙城;还有一股匈奴人于396年,侵入了萨珊波斯帝国。9 [& E3 ^# z3 s: q# ^2 E U( / R3 }& b% }& A, 整体而言,匈奴人这段时期,基本是以在南俄罗斯草原休整为主,为下一步的大规模入侵积蓄力量。

本文由优盈娱乐发布于历史 / 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粗犷人匈奴最后未有在了何地

相关阅读